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主站|今日头条|即时播报|聚焦吕梁|新闻中心|图片新闻|社会新闻|三农|教育|旅游|交通
经济|媒体关注|领导访谈|三晋要闻|县区动态|周边视点|网上曝光|文化|法制|历史|环保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吕梁频道  >   周边视点
探秘三江源 感受“中华水塔”
编辑:乔丽颐      责任编辑:刘芳     2017-09-13 11:36:22       来源:山西晚报

    记者探秘三江源 感受“中华水塔”

澜沧江源头昂赛保护区美景。 记者 房华摄

三江源,中国最重要的水源地,享有“中华水塔”的美誉。随着全球气候变暖,这片中国面积最大、生物多样性最集中的高原、湿地区,如一道大美无言的生态屏障静静地守护着我们的生活。

2016年8月1日,中国首个国家公园条例——《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试行)》正式实施,标志着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正式启动。

2017年8月下旬,记者跟随全国近50家媒体走进了长江、黄河、澜沧江源头以及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10天时间行进在高原、河谷、戈壁以及无人区,行程共计3000余公里。零距离感受这片大美净土,了解高原儿女保护“中华水塔”的特殊奉献。

A 源头:“中华水塔”享誉全球

采访的第一站,是果洛藏族自治州的玛多县。“玛多”,藏语“黄河源头”的意思。这里平均海拔4500米,无四季之分,高寒缺氧,年均气温-4℃,极端最低气温达-48℃。作为国内人类生存环境最恶劣的地区之一,本地人祖祖辈辈留下了“玛多不住店,花石峡不吃饭”的谚语。

谚语,真的很灵验。入住玛多首晚,采访团内便有三名记者,由于呕吐发烧等“高反”过于严重,不得不退出采访,提前“打道回府”。

从玛多县城驱车西行40多公里,便是“黄河源头姊妹湖”扎陵湖和鄂陵湖。一路上,车窗外满是高山、湿地区、湖泊和那仿佛伸手就能探到的云彩。

“你们越往三江源的深处走,就会发现云越低。这就是我们要保护三江源的重要理由之一。”途中,与一位研究三江源的专家闲聊。他的大意是说,水是地球承载生命的基础。在整个大气循环过程中,地球上的水通过蒸发后,在被季风运输到三江源这个区域。由于地表每上升1000米,温度下降6℃,三江源平均4500-5000米,就得零下30℃了。这一特殊的地理特征,让饱含水分的云彩在这里“飞不高”。

此外,地处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南边与东边有很多大峡谷。例如:雅鲁藏布大峡谷、亚东峡谷、樟木峡谷等。这些大峡谷作用非同一般,由于峡谷内温度相对较高且是副压带,峡谷便如“通风管道”般将周边的暖湿气流引入高原。此后,这些水汽便如“铁砂”般,被喜马拉雅山这块“大磁铁”牢牢吸附。

经过岁月的积累,高原的水分会逐步形成河流、湖泊或者湿地。但即便阳光使其再次蒸发,由于高海拔的原因,水蒸气上升不久便会再次受冷下降。如此反复,青藏高原便成为地球上唯一一个富含水分的高原生态系统,“三江源”,也就有了“中华水塔”的美誉。

B 抉择:从全国首富县到国家级贫困县

结束“黄河源头姊妹湖”的采访行程,饱受高原反应“摧残”的采访团再次返回玛多休整。席间,县长利加为活跃气氛,道出了一个30年前的“秘密”。一时间,采访团的激情再次被点燃。

“你别看我们玛多气候这么恶劣,还是国家级的贫困县。但在30年前,我们可是全国首富县!”县长利加是藏族人,中气十足的发音,依旧能听出昔日全国首富县的骄傲。

原来,上世纪80年代初,玛多县的畜牧业经济繁荣。在无节制的繁衍下,全县最多时有牲畜近70万头,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500多元,成为全国首富县。但过度的放牧导致了严重的沙化,玛多县成为青海境内沙化最严重的县区。沙化的危害对于青藏高原来说是致命的。比如,草场没有了,草皮底下的沙子会更容易堆积,当沙子堆积到河床上,就会切断一个湖。当活水变成死水,原本的淡水湖便会变成盐湖,里面的生物就会绝迹。数据显示,目前青藏高原上的湖泊里面,2%是淡水湖,98%是盐水湖。

进入21世纪,玛多的牧民们响应国家“保护生态,减人减畜,退牧还草”的号召。牧民迁出了世代繁衍生息的家园,为了保护生态环境,这个有着丰厚的金、银、铜等矿藏的小县城,至今没有建一个工矿企业。

“我们可以苦一点,也可以没有牧业,没有工业。但黄河源的环境,我们玛多要全力保护。”利加县长告诉记者,要保护黄河源的生态环境,这不是某一个人的抉择,而是整个县的共同抉择。

“成立国家公园试点的初衷,就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生态。三江源地区不考核GDP,不搞大开发,只考核生态保护,算‘绿色账’。”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田俊量介绍,通过10年努力,该地区水资源量增加近80亿立方米,相当于增加了560个西湖,野生动物种群明显增多。

据悉,在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核心区和缓冲区,禁止一切人类活动和建设活动,其中黄河发源地的第一座水电站——黄河源水电站,现也已开始拆除。好好的电站为何拆除?利加县长说:“拆电站是为保护当地名为湟鱼的鱼种,没大坝拦着,湟鱼回到黄河源头产卵会更自由。”

C 敬畏:山水间所有生灵都是平等的

告别玛多,采访团车队一路南行,跨通天河大桥经玉树。再往西,穿越澜沧江源头扎曲河畔,便一头扎进隐藏在峡谷中的杂多县昂赛乡。

这里是著名的雪豹之乡,也是岩羊、棕熊等众多野生动物的家园。全球首次记录到的雪豹交配影像,首次证明在青藏高原东部金钱豹和雪豹栖息地重叠,证明了澜沧江源地区是中国顶级食肉动物群落最丰富的区域之一。

“雪豹远看就像只白色的大猫,其实性子野得很。”昂赛乡的牧民巴登和次丁,此前有幸接触过一次雪豹。那是去年1月6日,他俩开车去县城,发现路边有只受伤的雪豹一动不动,眼睛看不见。这只雪豹60斤左右,大约1岁多,在打斗中受到重创。在确认它没有攻击性后,二人开车将雪豹送到了乡派出所。后来,乡里决定救治这只雪豹。

“我家有个大狗笼,乡里就把养雪豹任务安排给我了。”牧民俄索性格直爽,他说自己此前养过牛羊,但雪豹之前真没养过。为了不出岔子,俄索说自己索性把这只大猫当儿子养,“它当时眼睛看不见,我就把肉送到它嘴边,它咬不动,我就把肉剁成肉泥喂。”

俄索回忆,起先雪豹温顺得像只小猫,俄索时不时还会抱着喂喂它。6天后,俄索还想抱,结果被豹爪挠伤。“我就远远把肉扔过去,反正他吃饱吃好就行。”十多天后,雪豹食量大涨,每天要吃20多斤肉,眼睛也能看见了。又十几天后,雪豹又吃了5只羊。再后来,动物专家认为雪豹不宜再和人类一起居住,应该放生。

1月24日下午,俄索和民警一起把雪豹装进笼子,抬到野外。打开笼门,雪豹嗖一下窜出笼子,头也不回地向山顶疾奔而去。资料显示,三江源地区的雪豹已经从几百只恢复到2200多只。

“在我们看来,青藏高原上的一切,山是神山,水是圣水,山水之间的所有生灵都是平等的。”俄索告诉记者,在青藏高原的冬天,牧民的家里常有棕熊光顾。棕熊会破坏房屋,吃掉所有的粮食,有时还会在屋里舒舒服服住上几日。但即便如此,牧民们宁可自己“无家可归”,也不会伤害它们。

D 守护:他为藏羚羊取名“兄弟”

可可西里是蒙古语,音意为“青色的山梁”或“美丽的少女”。这片4.5万平方公里的广袤“无人区”,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最高达到6860米。采访行程接近尾声,我们终于踏入了这片“生命禁区”。与它像符号一样无法割裂的,便是有雪域精灵之称的藏羚羊。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种叫做“沙图什”的奢华披肩在欧美市场走俏。一条长2米、宽1米的“沙图什”披肩,重量100克左右,可以从一枚戒指中穿过,最高可卖到5万美元。不过,制作一条披肩,要付出3只到5只成年藏羚羊的生命。暴利面前,针对藏羚羊的猎杀在高原上肆无忌惮地进行着,藏羚羊的数量从此前的20多万只锐减到不足2万只。

“你们眼中的藏羚羊,和我们眼里的肯定不一样。”洛松巴德说,他今年27岁,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索南达杰保护站的一名普通巡山队员。去年,洛松巴德去卓乃湖巡山,救助了一只失去母亲的小藏羚羊。在他的悉心照料下,生命垂危的小羊,奇迹般康复。洛松巴德给小羊取名字“小俄”,藏语的意思是“兄弟”。

洛松巴德说,为了保护他的“兄弟”们。平时里,可可西里的5个保护站,每个月有一次集中巡护,为期10到20天,洛松巴德和队友们要驾驶两辆车,带着帐篷、卫星电话、武器,以及挂面、风干蔬菜等易储存的食物,在没有路的情况下,开进可可西里的腹地。白天在无人区巡视,根本就没有路,车轮陷坑是最常见的。

“在湿地,有时身边连块苹果大的石头也找不见。在极度缺氧、无法救援的情况下,车就是命。”在可可西里守卫了20年的才仁桑周说,虽然常年在高原活动,但并不代表他们不会有高原反应,干挖车这样的体力活,都是拼着性命在做。才仁桑周说,他们那一批,好几个都是肺气肿。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自从2009年后,可可西里保护区内再没有发生过一起盗猎事件,保护区内藏羚羊的数目也上升到了7万多只。

采写 记者 辛戈

摄影 记者 房华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吕梁公安国搜新闻岚县新闻网新疆网临县新闻网兴县新闻网交口新闻网吕梁市政府网吕梁网黄河新闻网山西新闻网吕梁新闻网黄河新闻网运城频道吕梁视听网华声在线中国江西网中国经济网中青网红网光明网
关于我们    新闻热线:0358-8497677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监督电话:13293900101    传真:0358--8497677    广告服务:0358-8497773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