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主站|今日头条|即时播报|聚焦吕梁|新闻中心|图片新闻|社会新闻|三农|教育|旅游|交通
经济|媒体关注|领导访谈|三晋要闻|县区动态|周边视点|网上曝光|文化|法制|历史|环保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吕梁频道  >   社会新闻
苏州三兄弟长治寻妹 跨越58年亲人重逢
编辑:冯璐璐      责任编辑:刘芳     2018-04-15 09:17:51       来源:山西晚报

亲人团聚,拍下一张久违的全家福。

龙录英同家人一起去祭祀父母。

58年前的一个转身,江苏籍三兄弟刘干成、刘干华、刘松林和妹妹刘根娣从此咫尺天涯。58年后,手里紧握着从苏州市社会福利总院拿到的唯一线索,平均年龄70岁的三位老人踏上北上的列车,跨越千余公里来到长治,向长治当地媒体求助,提出寻妹请求。

经过一个月的找寻,在《上党晚报》的帮助下,圆了刘干成兄妹四人的团圆梦。而在此之前,家住长治市郊区老顶山镇小罗家庄的龙录英虽然很小就知道自己被收养的身世,却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三个亲哥哥。

4月6日下午,家住长治市郊区老顶山镇小罗家庄的龙录英乘上长治开往江苏的省际长途客车,准备前往1000余公里外的娘家探亲。陪同她一起回家的,是阔别58年,一周前才刚刚相认的哥哥刘松林和侄子刘长军。

回到苏州常熟市沙家浜镇后,龙录英一点也没有闲着。短短两天时间,她便成为江苏省常熟电视台、苏州电视台等媒体的新闻人物。至此,一段“苏州三兄弟长治寻亲跨越半个世纪的‘重聚’”故事也在当地流传开来。

妹妹啊,哥仨找了你几十年

3月6日上午9时许,《上党晚报》热线新闻部接待了江苏籍刘干成、刘干华、刘松林三兄弟。当时的他们在刘干华的儿子刘长军的陪同下,搭乘苏州至郑州高铁,后又转搭出租车赶到长治,历经8小时,来到长治日报社寻求帮助。

据介绍,刘干成三兄弟是江苏省常熟市沙家浜镇人,在与其小妹失散前家中兄妹共4人。50余年前,当地发生的饥荒,小妹被家里送到苏州福利院,希望她能健康长大。从此,刘干成三兄弟也与他们年龄最小且最疼爱的妹妹刘根娣失散。

58年过去了,被迫“手足分离”的刘根娣始终是刘干成三兄弟的牵挂,在寻找妹妹的路上,他们一走就是几十年。

2018年3月5日,刘长军在苏州市社会福利总院的收养登记簿上看到一条信息显示,一名叫张根娣的3岁女童,于1960年4月19日被山西省长治市建第四工段的童诗云领养。看到该消息后,刘长军通过与社会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沟通了解到,当时被送至福利院的孩子名字保留,但姓却改成了保育员的姓。得知该信息后,刘长军陪同刘干成三兄弟即刻动身,连夜赶往1000公里外的长治寻亲。

找到了,DNA鉴定是兄妹

了解到刘干成三兄弟的寻亲诉求后,《上党晚报》刊发了题为《三个哥哥找妹泪花流》的消息。当天,报社接到十余个自称“妹妹”认哥哥的电话。

记者对来电者的年龄、家庭住址、被抱养时间等情况进行了登记。同时,也根据刘干成三兄弟所提供的唯一线索“长治市建第四工段的童诗云”,来到市建筑工程总公司了解情况。结果,却未能查找到任何相关信息。

之后的数日里,电话“热度”不减。短短一周时间,接到的疑似“妹妹”打来的电话多达60余个。

面对越来越多的“妹妹”加入,且在长治市建筑工程总公司未能找到“童诗云”的相关人事资料,寻亲之路越发走得“吃力”。

还是得从“童诗云”这一关键线索着手,通过长治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查询,山西省范围内无论户籍“现存”“迁入”“迁出”或“注销”,均无“童诗云”此人。

随后,媒体记者与已经回到苏州的刘长军进行了联系。在此次联系中得到又一线索,58年前,前往苏州抱养孩子的“童诗云”并非独自一人前往,还有一名叫“程新顺”的人同行,“程新顺”成为了新的寻亲线索。3月14日,“程新顺”终于有了下落。在热心市民的帮助下,上党晚报记者不但找到了“程新顺”的养女龙录英,并发现她可能就是刘干成三兄弟要寻找的妹妹。

3月17日,刘干成三兄弟再次来到长治,在仔细对比了龙录英和刘家人身上的诸多相似之处后,他们剪取了龙录英的头发及指甲,返回苏州进行DNA鉴定。

3月28日,等待了10日,苏州传来好消息,在所检测的19个点位上,双方有12个点位是相同的。结果为:龙录英和刘干成三兄弟有血缘关系。

妹妹终于踏上回家探亲路

4月6日凌晨5时,一阵响亮的鸣笛后,从郑州开往长治的1552次列车在长治站缓缓停驻。车站出站口外,龙录英的大女儿王红霞努力伸长了脖子,向通往出站口的站台通道急切地张望、寻找着……

DNA鉴定结果出来的第10天,刘松林和侄子刘长军又一次来到长治。这次前来,他们要接龙录英到苏州探亲。

6时许,当刘松林和刘长军来到长治市郊区小罗家庄的龙录英家院门口时,听到院门外有人说话,在家等待已久的龙录英从屋里一溜儿小跑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刘松林的肩膀,抱头痛哭,情难自已。“你们怎么才来找我啊?我从小就被别人嘲笑是个没娘孩儿。你知道我心里的委屈吗?”刘松林听着妹妹的哭诉,轻轻地说道:“这么多年,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刘长军说,DNA鉴定结果出来后,他们全家人都十分激动,恨不得举家前来长治认亲。后来考虑到家中老人年迈,不方便出远门,加之清明节将至,便由他们叔侄俩来接小姑姑一家“回家”祭祖,以慰爷爷奶奶的在天之灵。当日下午4时,龙录英被哥哥刘松林牵着,踏上了那个无数次魂牵梦萦的回家路…

4月6日下午3时40分,龙录英和她的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在哥哥刘松林、侄子刘长军的陪伴下,一起来到长治汽车客运东站候车大厅。他们每个人手中或拎或扛着一个大包——作为探亲的礼物,龙录英为家乡的亲人准备了小米、核桃、陈醋等山西特产。

通过安检后,刘长军拿着一行人的身份证前去买票,刘松林牵着妹妹龙录英的手,向检票口走去。

“哥哥、嫂子,我回来了”

4月7日早晨7时许,车辆在无锡长途汽车客运站慢慢停下。刘松林牵着龙录英的手缓缓走下车。早已等待在无锡客运站门口的刘长军的姐姐和姐夫急忙迎上来,叫了一声“姑姑”,便拉着龙录英出了站,请她上了自家的车。

又跋涉了一个多小时,车辆停驻在一个鱼塘、小路、房屋错落分布的村落。经介绍,这就是龙录英父母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常熟市沙家浜镇华阳村。

车辆刚停下,耳畔传来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刘松林牵着龙录英径直向烟雾缭绕处走去,龙录英的儿女们紧随其后。等候着的小辈们接过亲人手中的大小包裹,与他们一起进入老宅。

刚一进门,刘干成、刘干华和等候已久的家人迎了上来。看到满屋的家人,61岁的龙录英喊了一声:“哥哥,嫂子!我回来了!”直接扑进哥哥们的怀抱失声痛哭,刘干成三兄弟与她搂在一起,老泪纵横。一时间,在场所有人无不泪目。嫂子们和侄子、侄女们拍着双手高兴地喊着“欢迎回家”。

嘘寒问暖后,嫂子们一头扎进厨房,开始为远道而来的亲人们准备午饭。哥哥们则带着龙录英开始屋内屋外,房前屋后“找”回忆。

“这就是以前的老房子,原先这里有个围墙。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身体不好。每天就把你放在一个箩筐里,铺上被子,让你在里面玩儿!”

“以前,妈妈就是在这里洗衣服的,现在安装了围栏。那时,妈妈一拿起棒槌捶打衣服,你就在旁边咯咯地笑。”“就在将你送走的几年后,妈妈病逝在这间屋子里,我们知道她是舍不得你的。你怨妈妈吗?”“不怨!那时候她也是逼不得已。我能理解!”

跟着哥哥们,听着自己早已记不起的幼时过往,龙录英努力地将那些生活碎片拼接,拼凑着自己的幼年记忆。

“欢迎妹妹回家!”一阵清脆的碰杯后,晚宴正式开始。刘干成、刘干华“左右开弓”,不停地照顾着被夹坐在他们中间的龙录英。“以后,我每年都会回来和大家团圆的。因为我有家了!有疼我的哥哥、嫂子!有这么多的侄子、侄女!这是我以前做梦都梦不到的。”龙录英当即站起来表态回应!

来到亲生父母坟前祭拜

龙录英回家探亲的日子正好挨着清明假期,每年都会提前祭拜父母的刘干成三兄弟达成一致:接妹妹回家后,一起去祭拜父母。

清明节前夕,龙录英就心心念念地要到父母的坟前祭拜。如今听到哥哥们的计划,龙录英激动地领着仨儿女跑遍整个村落,为父母准备祭品。

祭品准备妥当后,驱车半小时,方才来到供奉着龙录英父母骨灰盒和灵位的安息堂。刘家三兄弟和龙录英各家拿着自己准备的纸扎、供品,一起来到安息堂的一个房间。刘松林紧赶了两步,率先来到父亲和母亲的牌位前,大声说道:“爸妈!我们带妹妹来看你们了!”龙录英应声急忙上前,看到照片后,龙录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用头使劲磕向地面,放声大哭起来。一时间,眼泪、鼻涕在脸上混为一体:“亲爸!亲妈!我来看你们来了!哥哥们把我找回来了!我不怪你们!你们安息吧!”

龙录英的儿女看到母亲激动如此,流着泪赶忙上前搀扶。由于龙录英哭得太过伤心,有一些气紧,瘫软在地上。她的大女儿紧握着事先准备好的“速效救心丸”,担心地注视着母亲一举一动。任身旁的亲人如何搀扶、拖拽、环抱都无济于事。刘家的其他亲人们都被她的情绪所感染,从在一旁默默地流着泪,直至都哭出了声。

返程的路上,龙录英说她确实不怨怼她的父母。只是觉得,在有生之年未能见到他们的容颜,有些遗憾。她说,生育和养育都是恩情。能够回来拜祭他们,能够和哥哥们团聚,是她的福气。如若父母地下有知,也会含笑九泉的。

本报记者 张文举 通讯员 申丽娜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吕梁公安岚县新闻网新疆网临县新闻网兴县新闻网交口新闻网吕梁市政府网黄河新闻网山西新闻网黄河新闻网运城频道华声在线中国江西网中国经济网中青网红网光明网中国日报网山西网络广播电视台中国新闻网新华网
关于我们    新闻热线:0358-8497677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监督电话:13293900101    传真:0358--8497677    广告服务:0358-8497773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