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主站|今日头条|即时播报|聚焦吕梁|新闻中心|图片新闻|社会新闻|三农|教育|旅游|交通
经济|媒体关注|领导访谈|三晋要闻|县区动态|周边视点|网上曝光|文化|法制|历史|环保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吕梁频道  >   历史
听纪年城砖“讲述”明朝大同筑城的那些事儿
编辑:乔丽颐      责任编辑:刘芳     2018-05-10 09:04:39       来源:山西晚报

“大同縣仁字壹號”城砖的拓片。

“马字号”城砖的拓片。 图片均由受访方提供

近日,大同市文物局文物监察大队在文物安全巡查时,在大同古城内发现了100多块明代城砖,尤为珍贵的是,一些城砖上有“洪武伍年”“洪武肆年”“官自造”“右衞汤兴罚砖”等各种款印文,砖上的铭文为楷书、隶书,阳文竖排,一行记年月日,一行记地、记号或记人,而且繁体字或简体字同时出现。

本报4月10日3版刊发了消息《大同古城发现大量明洪武时期印文城砖》后引发社会关注。记者近日就这些纪年城砖承载的历史信息采访了相关专家,了解到纪年城砖背后明代大同修筑城池时的那些事儿。

洪武年间大同的筑城信息

据史载,明洪武二年正月,明左副将军常遇春围攻大同,守大同城的是元将竹贞,竹贞凭借兵精粮足固守大同,但城内百姓纷纷反抗,加上城外明军的强烈攻势,竹贞仅坚守了7天便弃城而逃,从此大同纳入明王朝的版图。

洪武四年(1371年)二月初一,刚刚到任的大同卫都指挥使耿忠就向明朝廷上奏请求修筑大同城墙,“请以蔚、忻、崞三处民丁与军士协力修浚大同城堑”,朝廷应允。之后,耿忠调兵遣丁,调拨粮食,使修复大同城池的工作得以顺利展开。修筑城池的人,除了本地人,还有来自蔚州、忻州、崞县的民丁和兵丁。

洪武四年七月初一,明朝廷即“遣使命中书右丞相魏国公徐达自北平往山西缮修城池,训练士卒”。明正德《大同府志》记载:“洪武五年,大将军徐达因旧土城南之半增筑,周围十三里,高四丈二尺,壕深四丈五尺,以砖外包。”徐达大同造城自此开始。

实际上,现场指挥施工的是大同都指挥周立,明成化本《山西通志》载有“明年(洪武六年)都指挥周立以砖外包”,大同城墙上的城楼、角楼、敌台等均为掌印都指挥周立所建。大同的城墙墙体以三合土夯填,墙表包砖,在九边重镇之中,大同城池有“金城汤池”的美誉。

大同市地方志办公室一位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这次发现的有“洪武伍年”“洪武肆年”字号的城砖,也是对以上史载的实物佐证。

明代大同城砖烧制工艺精良

这批出土的城砖为长方形青灰色条砖,长39-42厘米、宽20-21厘米、厚10.5-12厘米,重量17.8-19.5公斤。这么大体量的城砖烧制工艺如何?那么多的城砖又是什么人烧制的?记者就此采访了地方志专家姚斌。

大同市地方志专家姚斌介绍说,明代大同城内城外有不少砖瓦窑,大同开始修筑城墙时,这些砖瓦窑被官府征用,专门烧制城砖。像“大同縣仁字壹號”“大同府智字陆號”等应该就是不同的砖瓦窑窑主的标记。

姚斌认为,这批新发现的城砖中有“中字号”,表明这批砖的型号是中号。明代城砖分为大、中、小三号,其中中号砖长40厘米、宽20厘米、厚10厘米,重约18公斤。

明代大同城砖的烧制工艺比较精良,而且都是手工制作。先把土筛去杂质,再和泥制成砖坯子,晒干后,砖坯子盖印再装到砖窑里烧制。烧窑是一项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虽然不像烧造瓷器那样精细,但也要求掌握好火候。烧好的砖如果不浇水出来的是红砖,要出青砖就得在窑顶上往砖窑里浇水,达到降温的目的,浇五六天水后砖就可以出窑了。

烧砖是苦力活,建窑、制坯、烧窑还都是技术活,这些技艺决定了城砖的结实程度。可以说每块城砖都来之不易,浸透着制砖人的智慧和汗水。

一块块纪年城砖就是一段耐人寻味的历史,看着这些城砖就如同翻阅一部浩瀚历史长卷,从中读出了历史文化、民俗和工艺等众多内容。

从城砖看出明代卫所设置

在这批城砖中,有洪武五年“右衞汤兴罚砖”,还有“四军号”“中所贰號”等印文,这又透露了一些什么历史信息?

明史研究学者吴天有认为,城砖中的“右衞”体现的是明朝的卫所制,明朝军队编制实行卫所制是由朱元璋首创。洪武二年,明将汪兴祖奉命“将宣武、振武、昆山三卫士卒守大同”。洪武三年正月,置蔚州卫和大同左、右二卫;洪武三年八月,置朔州卫;洪武四年正月,置大同都卫,这是大同地区基本的防御力量。洪武四年正月,置大同卫都指挥使司,以耿忠为都指挥使。

都指挥使司也称都司或都卫,于洪武三年十二月开始设置,初设杭州、江西、燕山、青州、河南、西安、太原、武昌八都卫指挥使司,继设建宁、大同二都卫指挥使司。大同都卫的设置,标志着大同作为明朝边防军事重镇的开始。

卫所是一种特殊的军队编制,每个卫约有5600人,卫下置千户所,统兵千人,这些人平时是种田垦荒的农民,战时拿起武器就是军人。其中的“四军号”“馬军号”等应该是千户所下面小分队的番号。

城砖文字透出的历史信息

城砖的印文中有“罚砖”字样,是什么人被罚了砖?有的砖上的字是繁体字,还有不少是简体字,这又说明了什么?

大同市文物局文物监察大队队长高峰介绍,这批新发现的明代城砖中有不少是罚砖,高峰说,罚砖应是对制砖质量不合格或对作奸犯科之人采取的一项处罚措施,罚其出资烧砖,并标识借鉴。其中有“右衞汤兴罚砖”“无文引王□□罚砖”“各处军人在外罚砖”等。汤兴当为人名,来自右卫的受罚人;“文引”是准予通行的文书,“无文引王□□罚砖”是这个王姓之人因为没有拿着准予通行的文书而去做某一件事,被处罚出资制砖;“各处军人在外罚砖”可能是擅自离开卫所的军人被处罚的一种方式,就是出资制砖。从这些罚砖可以看出,明代的处罚制度是相当严厉的,而且通过惩罚也解决了部分烧砖的费用。

城砖上,像“中字号”这个“号”字为简体字,“大同府智字陆號”中用的则是繁体“號”,繁体字和简体字在一批砖中同时出现,说明此时部分简体字已在民间普遍使用。

还有一块城砖上有“大同府吏典”字样,吏典是府里的吏员,说明也有大同府的官员捐资烧制了城砖。从这些城砖的印文里可以研判出,洪武时期明代大同城是汇集了各种力量共同修筑的。

(记者 郭斌 通讯员 崔莉英)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胡兰党建网交城新闻网吕梁公安岚县新闻网新疆网临县新闻网兴县新闻网交口新闻网吕梁市政府网黄河新闻网山西新闻网黄河新闻网运城频道华声在线中国江西网中国经济网中青网红网光明网中国日报网山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关于我们    新闻热线:0358-8497677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监督电话:13293900101    传真:0358--8497677    广告服务:0358-8497773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