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主站|今日头条|即时播报|聚焦吕梁|新闻中心|图片新闻|社会新闻|三农|教育|旅游|交通
经济|媒体关注|领导访谈|三晋要闻|县区动态|周边视点|网上曝光|文化|法制|历史|环保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吕梁频道  >   文化
张一一微博悬赏挑错 山西大学教授白平接招
编辑:刘芳      责任编辑:刘芳     2018-07-11 09:14:59       来源:山西晚报

    张一一微博悬赏挑错 山西大学教授白平接招

    承诺不履行?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一审判决,张一一赔付白平18018元

    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白平。

    提起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白平,很多人都不陌生,有人说他是“刺头”,也有人说他是文化的“守护者”,因为他专门为各类作家挑错,从易中天到袁腾飞,从阎崇年到于丹,白平一次次与名人们“过招”。这回,白平又和作家张一一(本名张义)杠上了,他为张一一在2012年出版的书籍《带三只眼看国人》挑出了172处错误,要求对方按照在微博上发出的悬赏承诺:“一错千金”来兑现奖金17.2万元。7月9日下午,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作家张一一向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白平赔付人民币18018元。

    为何172处错误会变成18处?已经胜诉的白平为何又提起上诉?10日午间,山西晚报记者电话联系上白平,听他介绍此事的始末。

    挑错源于微博悬赏 172处错误“包罗万象”

    张一一,中国新生代作家,2012年在出版新书《带三只眼看国人》时,在微博公开发布悬赏广告,“为推广和普及中国地域文化知识,让14亿华人更了解中国各省人不同性格特点,兹郑重承诺凡挑出拙作《带三只眼看国人》1个错者,即奖赏1001元。”当白平看到这则悬赏广告后,就买了此书阅读,最终挑出172处错误。这些错误“包罗万象”,从字词到句子,以及作者在书中所用的数据、史实等方面内容也有偏差。

    白平告诉记者,这172处错误,涉及到一般政治性差错1处,叙述不符合事实27处,表述逻辑差错1处,用词不当57处,词语搭配不当1处,错别字19处,病句17处,表述不当24处,标点失误19处,排版失误1处,多出文字2处,漏字1处,汉语拼音书写失误2处。例如,该书第3页,错把出自毛泽东文章《改造我们的学习》的“自以为是,老子天下第一”,写成出自《反对自由主义》;第55页,原文中写着“改革开放几十年以来,辽宁涌现出很多全国有名的艺术家,如李默然、杨洪基等。”但李默然出名很早,不是改革开放后才涌现出来的;第89页,错将蒋大为演唱的歌曲《敢问路在何方》写作《敢为路在何方》;同在第89页,错把“肉夹馍”写作“肉加馍”。在白平看来,这些错误都是硬伤,很多不明就里的读者或者年轻人看到后,会影响他们对于知识的汲取。

    有些人提出质疑,“2012年出的悬赏广告,怎么在2017年才提起诉讼?”对此,白平表示:“2012年,见到该微博时,我就第一时间挑出了书中的错误,曾与张一一商议领赏事宜,但未果,后来又委托在北京的律师向张一一提起了诉讼,但当时法院并没有受理,所以一直拖到2017年。”

    172处错误变成18处 白平决定要上诉

    根据张一一悬赏奖金的设定,白平应得奖励金172172元,但经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定,认定《带三只眼看国人》存在知识性错误18处,并按照张一一悬赏广告中的承诺,按照一错1001元的标准,判决张一一向白平支付18018元。为何在纠错数量上有如此大的偏差?

    “法院认为,张一一发的悬赏广告,主要目的是为新书做广告,而且上面写着是推广和普及中国地域文化知识,所以他们认为表述逻辑差错、用词不当等144处错误属于非知识性的错误,而一般政治性差错、叙述不符合事实等28处错误才属于知识性错误。所以非知识性错误不属于悬赏广告的范围,因此这部分报酬,法院不予支持。”其实,事情远没有如此简单,白平告诉记者,之所以最后错误变成了18处,是因为在这28处法院认定的知识性错误里,法庭又以各种理由否定了一部分,最终给出了18处这样一个数字。“我不认同这样的判决,难道用词不当就不属于错误吗?挑错就只能挑那些所谓的地域文化知识的错误吗?这明显是不公正的,要知道我们的出版物是要对读者负责的啊。”

    在法院出具的一审判决书中明确指出,“如果不服本次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而在记者采访白平之际,他正在撰写上诉书,决定上诉。

    用法律当武器伸张正义 只为揪出学术界的“冒牌”学者

    2010年,白平与阎崇年的“PK”事件曾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虽说白平败诉,但在当年年底《半月谈》杂志推出的“2010年度新闻影响力评选”中,该事件被列入“最夺人眼球门”事件评选对象。如今提起白平,学术界都知道山西有这么一位“挑错教授”,只是大家有些不理解他,为什么一直挑“名人”的刺。实际上,这并不是件有实际好处的事。就拿之前败诉来说,他光打官司的费用就掏了近3万元。

    “您为何如此坚持做这件事?很多人觉得是出力不讨好。”面对记者的疑问,白平很“大胆”地说:“目前文化出版界的风气不好,一些所谓的文化学者出书、办讲座,但是他们的知识和理论经不起推敲。虽然我们自己也可以在网络上发表意见,却没有任何效应,没有办法形成社会声音。我之所以坚持打官司,真是不得已而为之,就是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传播手段,通过媒体的报道,大家能知道这些所谓的学者、作家的作品其实漏洞百出,也希望能以一己之力,去净化学术风气,揪出那些‘伪学者’。至于大家说我图出名,我是不理会这样的议论的。”

    尽管白平的初衷是好的,可是一旦遇上败诉的事,也让人“伤筋动骨”。对此,白平说:“没事,虽然我损失了诉讼费用,但是我干预社会的目的达到了,对那些学界不正之风起到了打击的作用,社会舆论对我是肯定的,这就行了。”

    白平和张一一的“对决”终究会怎样,本报将持续关注。本报记者 孙轶琼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胡兰党建网交城新闻网吕梁公安岚县新闻网新疆网临县新闻网兴县新闻网交口新闻网吕梁市政府网黄河新闻网山西新闻网黄河新闻网运城频道华声在线中国江西网中国经济网中青网红网光明网中国日报网山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关于我们    新闻热线:0358-8497677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监督电话:13293900101    传真:0358--8497677    广告服务:0358-8497773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