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主站|今日头条|即时播报|聚焦吕梁|新闻中心|图片新闻|社会新闻|三农|教育|旅游|交通
经济|媒体关注|领导访谈|三晋要闻|县区动态|周边视点|网上曝光|文化|法制|历史|环保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吕梁频道  >   历史
汾州古八景之“卜山书院”
编辑:杨霖钰      责任编辑:刘芳     2018-11-01 14:37:38       来源:吕梁日报

自古以来,汾阳重文尊教有目共睹,历史上文人墨客辈出,他们不仅在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笔,同时也为这座城市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汾阳旧有“卜山书院”一说,曾是汾州古八景之一,其渊源的文化背景为汾阳重文尊教作了很好佐证。

    “卜山书院”有两个之说,一在子夏山,一在贾家庄镇大相村,究竟哪个是原始的“卜山书院”,现已无从考证,如今只留下遗址和传说,令后人无限遐想。

    远眺子夏山,蔚为壮观

    卜山,又名子夏山,谒(隐)泉山。距今汾阳市城北约五十华里。清代以前隶属汾阳,民国初重划县界,山之阳仍属汾阳,山之阴划归文水县。

    “卜山书院”显见为“子夏神祠”。隋《国集记》云:“子夏石室,退老西河居此,山有子夏神祠。”《汾阳县志》载:“上有石室,去地五十余丈,列柏倚壁,相传子夏退老居此。”民间传说:春秋时孔子门徒“卜子夏”退老居西河(汾阳古称),在此山上的石室中设教讲学,教授出政治家李克、军事家吴起,以及贤士段干木、田子方等。卜子夏也是战国时期魏文侯求贤若渴之师,汾阳至今有“文侯村”名。

    卜子夏,姓卜名商,春秋时晋国人,是孔子的学生。在“七十二贤”中名列第四。子夏从小聪慧、才气过人。《论语》中许多著名格言均出自卜子夏,例如:“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等等。卜子夏是继孔子之后的第二代儒学宗师,三晋文化的创始人。

    清代《汾阳县志》附图显示,卜山书院为一座瓦房四合院,前有单檐牌坊,座落于松竹点缀的群山环抱之中。坊前竖石碑,山野间别有屋舍、宝塔。子夏石室今犹在,上述景观则早已不存。

    清代《汾阳县志》上的卜山书院图

    子夏石室位于子夏山主峰半山腰的一道沟壑右侧,距山底约二百余米,沿沟壁有古人凿出的石磴可供攀援,山势险峻,石路崎岖,几成直立,十分陡峭。

    子夏石室又称隐堂洞,坐北朝南,洞口高约3米,宽近5米,洞内深约25米,高约10米,占地面积百余平米。民间传说唐僧西天取经时路过此地曾留宿洞中,洞内原塑有唐僧师徒四人像;又说唐玄宗巡幸商山曾憩于该洞,因此隐堂洞又称“隐唐洞”。

    洞内有一上斜的倒插窝,直通洞外,人称“南天门”。抗日战争时期,每逢日寇扫荡,当地百姓便于此洞躲藏。一次,日本兵一直追寻洞里,顺着南天门爬上。一百姓急中生智,脱下衣服将南天门堵了个严严实实,洞中立时一片漆黑。日本兵心慌意乱,胡乱放了几枪,叽哩哇啦一阵便撤走了,众百姓因此幸免于难。

    洞旁凿有两孔石室,门上刻一副对联:将勤补拙,以俭助贫。横批:中和。石室前壁留有唐太宗秘书少鉴、书法家虞世南手迹:“石门宕雪”。明代嘉靖年间(1522—1566)曾有位号“庸农子”的居士住于石室修道养性,后坐化而终。次年被人发现塑作真身像,并于山石平面刻就一通“庸农碑”,记载了这一事件。碑文大意是:有一出家人,姓宋名仁,介休人。小时候就天资聪明,但长大后却放荡不羁,不务正业。有一年,他游览子夏山,见这里山明水秀,于是决定定居此处,端坐练修行。来往于此地的人经常有衣缺少食者,他见了便会赠其衣饭。后来,盘膝坐着死去。直到第二年春有一汾君游于此见之,才与乡人李应林、王应魁、郝景忠捐资将其下葬。

    汾阳还有一处“卜山书院”,位于城北二十华里的大相村,初名“子夏祠”。元代至正十年(1350)敕额“卜山书院”,此匾额为横状,宽约三尺余,高约二尺多,建国初期还在。

    据村人回忆,书院占地约七亩,三节院落,前院有泮池扬波、石径通幽,池上架石拱桥,书房分设于东西两厢,原置有神阁,内奉孔子、子夏等牌位。

    大相村的卜山书院建成于哪年?据《汾阳县教育志》记载:“元至正十年(1350)在城北大相村子夏祠内所建,后得书院迁于村内。”但又据考证,元至正十四年(1354)八月二十八日,由大相村人、前湖北德安府税务大使樊宗礼及其兄樊宗义所立碑石《有元创建卜山书院记》从这两个史料中完全可以看出,卜山书院的建成年代大约在1350年之前不很长的时间里。

    大相村的卜山书院历代乡人多加修葺保护:

    明万历中,大相村樊公友重修卜山书院,冀南道分守彰其门曰:世义。

    清道光初,大相村人魏荫楷设教卜山书院。书院与崇胜寺相邻,佛寺欲占书院一块地建照壁,魏荫楷坚决不答应。魏死后,僧人又想占书院地,魏的学生樊大鹏、樊澍芳出面阻止。

    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汾州知府牛镇重修大相村卜山书院。

    清嘉庆年间,罗城镇议叙千总李万清捐资修葺大相村卜山书院,还没修完,却患重疾,临死前,嘱托其弟要继续修缮卜山书院。

    在20世纪50年代,卜山书院曾经是大相村全村初小学生的学堂。到了20世纪60年代,大相村的学生都去了附近的罗城村上学,卜山书院也就被村里的副业队占据,石碑也被用于农田水利建设的渠闸配套工程。到了20世纪80年代,大相村里的副业队解体,卜山书院被批建为民用宅基地。

    现如今,卜山书院已经不复存在,然书院里石碑的传说依然流传在民间。这块石碑原先立在书院门旁,一来书院里文气旺盛,石碑上盈了一身文气;二来学生们上学下学来回走,常在石碑上摸摸揣揣,又使它得了孩童们的勃勃生机。天长日久,石碑有了灵性,渐渐地能变幻成人形,混迹人间。卜山书院紧临一条大道,拉炭的马车都要打这里路过,车辚辚,马萧萧,倒也热闹。有一天,卜山书院的石碑变化成一个老者向南行走,恰遇一赶车人吆喝着牲灵从后边赶来。他很想搭车,便问道:“老弟,你这车能否载得动我呢?”赶车人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怎载不动?你又不是卜山书院里的石碑!”赶车人一语道破机关,他很快现出原形,僵立在大路旁边,再没能向前行走,也没能回到卜山书院里。关于这段民间传说,故事情节虽然纯属虚构,石碑就是石碑,哪会变成老者。不过,传说故事毕竟不是史实和事实的真实记述,只是寓含着劳动人民的某种愿望和理想。

    两处“卜山书院”的历史存在,相传皆因这所书院是我国古代春秋时期的大思想家、大教育家、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的得意学生卜子夏教书的地方,故有“西河设教”的说法,西河设教在我国历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西河设教地,唐代有两处记载:一是山西汾州,一是陕西韩城,从而引发了后人的争论。我市学者吕世宏先生的《卜子夏“西河设教”辩》一文用大量史实论证了“西河设教”当指汾州。

    “卜山书院”今已不存,古人却留下咏颂之诗,其中不乏佳作。清人程学曾“咏卜子祠”律诗一首,情境尽在其中:

    教泽西河访古贤,儒先此地有真传。

    卜山远接尼山脉,汾水遥通泗水渊。

    鸟语花香萦岭上,风鸣琴韵过林边。

    至今石室谁为主,藤绕苔封不计年。

 

吕梁日报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胡兰党建网交城新闻网吕梁公安岚县新闻网新疆网临县新闻网兴县新闻网交口新闻网吕梁市政府网黄河新闻网山西新闻网黄河新闻网运城频道华声在线中国江西网中国经济网中青网红网光明网中国日报网山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关于我们    新闻热线:0358-8497677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监督电话:13293900101    传真:0358--8497677    广告服务:0358-8497773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