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主站|今日头条|即时播报|聚焦吕梁|新闻中心|图片新闻|社会新闻|三农|教育|旅游|交通
经济|媒体关注|领导访谈|三晋要闻|县区动态|周边视点|网上曝光|文化|法制|历史|环保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吕梁频道  >   历史
东川河谷里的刘渊行宫
编辑:刘芳      责任编辑:刘芳     2018-12-01 11:29:53       来源:吕梁晚报

陈家塔村

上四皓石柱

东汉时期,匈奴政权瓦解,一部分匈奴人称南匈奴,内迁定居在吕梁山区。西晋末年,南匈奴首领刘渊在北方首先起兵反晋,开启了十六国-北朝历史的序幕。

吕梁地区南匈奴刘渊一族的活动在地方文献中只有零星记载。在考察中发现的两处刘渊行宫遗迹,是认识那段历史的实物证据。

陈家塔行宫

南匈奴从吕梁核心三川河进入汾河谷地,必然要通过东川河谷地,才能到达今汾阳、介休。这条路线是一条古道,也是现在高速公路、国道通过的地方。五道庙在的东川内陈家塔村北一处凸出的高岗上。我欣喜地在草丛里找到了元人所立《重建汉光文帝庙碑》,这是元代时附近村社民众自发集资修缮庙宇的记录,由汾州西河县杨泉里丹青处士篆额并书丹。

碑文叙述南匈奴南迁、刘渊建国以及后为神明的事。

“神有威灵,人心共享。人有诚功,神明相助。时丰岁公式,赖帝主之洪恩,国泰民安。假神明之厚荫,既蒙其德,宜祭以时恭谨。汉光文帝,尊神者,昔日明主,今世灵神。三皇五帝之苗裔,播迁于远久矣。车书不同,漫不可考。盖厥祖积德之深,得志行乎中国,或王或霸。如秦苻坚魏拓跋氏,莫不为一代之贤。文章礼乐六艺可观,又未可以春秋之法断之也。昔日汉光文帝冒顿之后。汉高祖以宗女妻冒顿子孙,遂冒刘氏。建武初乌孙留若公式自立为南单于。居西河美稷。今离石左国即单于所徙庭也。父豹左贤王。魏武分其众为五部,皆家晋阳汾涧之滨。豹妻呼延氏梦吞卵而生光文,有文在其手曰渊,因以为名焉。字曰源海。生而异,微长而好学经史兵法,靡不涉猎。尝谓同门曰,吾妙绝于众,膂力过人。身高八尺四寸,发长三尺有余,中有赤发三根,长三尺六寸。泰始之后,建国成邦,再不可言。后谥汉光文帝。此处建立行宫,立其庙貌。岁月以久,风雨催朽,乡人叹之曰,亦可创建公式辊,无其敢承者……”

碑文首段即说“神明相助时丰岁公式,赖帝王之洪恩,国泰民安”。然后叙述刘渊故事:“汉光文帝尊神者,昔日明王,今世灵神。三皇五帝之苗裔。播迁于远玄,车书不同……”。“盖厥祖积德之深得志于乎中国。或王或霸如秦苻坚,魏拓跋氏,莫不为一代之贤”,而“又未可以春秋之法断之也。”可见元人对北方民族政权的态度。此后碑文追溯南匈奴历史,只是将乌孙留若公式单于事径直接入“今离石左国即单于庭”一语,造成错误。记述刘渊事迹内容多取自《晋书》卷101《刘元海载记》。

碑文为神话刘渊,将历史事实称为刘渊的预言。所谓“尝谓同门曰,吾妙绝于众,膂力过人。……泰始之后,建国成邦,再不可言”。

“后谥汉光文帝,此处建立行宫,立其庙寝”。是指后人在此地建庙纪念刘渊。随后叙述附近民众捐资修庙事,其中提到同时建广禅侯神祠一座。可见这个小山岗上是元代民间神明的集中供奉地,刘渊庙或者说行宫是其中之一。广禅侯庙是兽医-马王爷崇拜祭祀场所。民间有北宋时晋城兽医常顺医治军马的故事。马王爷崇拜说明这一带在元代依然是农牧混杂的经济区。碑文落款为“大元后至元二年岁次丙子仲夏□□日立”。据干支推算可知,此立碑时间为元顺帝至元二年(1336)。

有趣的是,此深埋入土的石碑估计是后来被放反了方向,碑阳文字朝北,书写捐资人名单的碑阴一面却朝南:碑首“惟愿?建立之后,人口无灾,六畜兴旺,田蚕万倍”。这里也透露出元代东川河一带农牧业生产情况。下面是大批捐资人名单。当中为首的是重建都功德主张进一族。碑文中记载首先倡议捐资修庙的正是当时的社长张进之子——张子实。右侧记录都维那二人,石灰维那一人。左侧记录有本州在市高副使、当里公式佃客曹福等人。梓匠石窟村翟庭实、屋瓦匠、铁匠等人名。佃客也加入到捐资名单里,对了解当时的社会阶层和生产关系是有价值的资料。

这通石碑说明元代时,刘王庙即刘渊行宫得到村民集资修缮。从十六国到元后期,经过千年时光,刘渊从人到神,被尊为地方神灵,其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

夕阳里,石碑前后都是茂盛的野草,我试图拔一些,看文字更清楚些。有村民在附近收拾作物,这通外表很普通,斑驳的元代石碑和他们的生活很远了。最近雨水大,地里的黍子长势很好,这对靠天吃饭的大东川农民来说是好消息。

上四皓行宫

东川河边上四皓村村北的高岗上旧时有关帝庙。2008年时,文物部门在这里发现了一件元代文物。

数年之后,蒙王先生指引,在文物库房里找到了这件文物,类似经幢,为六面体,各面均有题记。拂去积尘,借助手电筒的光,逐渐看清上面的文字,罗列于下:

创建本庙醮盆一座 龙岩院住持僧讲主李义公式

神有威灵,人心共享。人有诚功,神明相助。时丰岁公式,赖帝主之洪恩,国泰民安。假神明之厚荫,既蒙其德,宜祭以时恭谨。汉光文帝,尊神者,昔日明主,今世灵神。三皇五帝之苗裔,播迁于远久矣。车书不同,漫不可考。盖厥祖积德之深,得志行乎中国,或王或霸。如秦苻坚魏拓跋氏,莫不为一代之□。文章礼乐六艺可观,又未可以春秋之法断之也。昔日汉光文帝冒顿之后。汉高祖以宗女妻冒顿子孙,遂冒刘氏。建武□乌孙留若公式自立为南单于。居西河美稷。今离石左国即单于所徙庭也。父豹左贤王。魏武分其众为五部,皆家晋阳汾涧之滨。豹妻呼延氏梦吞卵而生光文,有文在其手曰渊,因以为名焉。字曰源(此为避元国号)海。生而异,微长而好学经史兵法,靡不涉猎。尝谓同门曰,吾妙绝于众,膂力过人。身高八尺四寸,发长三尺有余,中有赤发三根,长三尺六寸。泰始之后,建国成邦,再不可言。后谥汉光文帝。此处建立行宫,立其庙貌。岁月以久,风雨催朽,乡人叹之曰,亦可创建公式辊,无其敢承者。伏闻敬神如在礼,必声于精诚,求福有□,时不阙于祭祀,维刘王之庙宇,实前代之神公式,或求雨泽之依期,或祷福田之称音,焚香有处,□□无依,今则各舍净财,同兴□意,功夫用度,堪石磨□创建醮盆一座。庶几永久伏愿各家安泰,士庶亨通,不逢饥馑之危,常获丰登之兆。灵显真君。公式大元至元庚申年辛巳月辛卯日壬辰时立。纠首乡老 乔温 男乔贵 乔惠。刘思德 男刘聚。文安郎石匠提控韩思忠 弟韩思明 刊。

最后两个侧面上分上下两部分,上为云龙线刻图案,下为捐资人名单,先一面为维那众,其中为首的是刘氏族人。后一面为村人众。

通读铭文以后,可知在上四皓发现的这节六面体石刻,不是经幢,而是元代乡民为刘王庙内集资修建醮盆而做,就其形制来看,很可能是醮盆的支撑石柱。铭文内汉光文帝和刘王庙均顶格,显示其崇敬。其内容,除将乌孙留若公式单于事误接入西河美稷、左国城之外,大体不出正史范围。刘渊的身体异相和读书经历,均来自《晋书》卷101《刘元海载记》。元代的刘渊已成为一方神明。历史的发展被人们神话为预言,即“泰始之后,建国成邦,再不可言”一语。

元代使用了两次至元年号,都有庚辰年。上四皓石刻铭文年款处没有写明年号是前还是后至元。前一个庚辰年是元世祖至元十七年(1280),后一个庚辰年是元顺帝至元六年(1340),相隔一个甲子。两个庚辰年的干支也是一样的。

从两处铭文可知,所谓的行宫即为汉光文帝庙、刘王庙,行宫为元人的俗称。陈家塔元碑和上四皓醮盆铭文主体内容大段雷同,两地不远,很可能是有同一文本。

鉴于两件石刻文字情况,上四皓醮盆铭文镌刻时间应以元顺帝至元六年(1340)更为可靠。

陈家塔村和上四皓村两处刘渊行宫的修缮过程很有可能互相影响。陈家塔汉光文帝庙修缮后仅四年,上四皓人也在刘王庙里建立醮盆。

东川河谷这两座有据可查的刘渊行宫(刘王庙)距南匈奴单于庭左国城(今方山县南村)不过几十公里。在这个范围内出现所谓刘渊神庙,正说明这里确是南匈奴的核心活动区域。如果从东川河谷东下汾河盆地,“行宫”的军事价值就更突显了。实际上这条道路也是明清晋商在汾河流域、碛口码头之间往来的必经之处。所谓“填不满的吴城”就在上四皓村附近。

《汾阳市博物馆藏墓志选编》有《唐故王君墓志铭并序》:

“君讳元节,字先操,昌化郡离石人也。其初出自有周后稷之苗裔。文王之胤,王龟之后。因官命职,遂居此焉。……曾祖雅,齐任魏郡太守,祖风庐,隋任楼烦郡司马。父谷,……任离石府校尉。君……谧随辅左羽林飞骑。春秋五十有三,……以开元十二年七月五日终于私第。……夫人莫遮氏……以天宝十一载岁次壬辰十一月甲辰朔六日已酉合葬四皓西原,礼也。东瞻黄岭,……西迫郡城,……前临南汉刘王营之留踪。却眺高岩,古人遗迹犹在”。(1)

墓主王元节为离石人。墓志上说为周代王族之后,自然是出于伪托。墓主的曾祖、祖父、父亲三人历任官职都是武职为主。其父担任离石府校尉,即是府兵制军府军官,王元节“随辅左羽林飞骑”,是曾担任唐代中央禁卫军中的骑兵。

墓志载其夫人为莫遮氏。莫遮即莫折,羌族大姓。王姓,南匈奴、羯、乌丸、羌等族中都有。鉴于其夫人为莫折氏,墓主王元节可能本出羌族大姓钳耳,后改王氏。

更值得关注的是,墓志铭对夫妻合葬地的地理描述:“天宝十一载(752)……合葬四皓西原,礼也。东瞻黄岭……西迫郡城……前临南汉刘王营之留踪。却眺高岩,古人遗迹犹在……”。

墓志上说的四皓,正是现在的上、下四皓村,“黄岭“是指黄芦岭,自古就是汾阳、离石之间的分水岭,“郡城”是离石城。“南汉刘王营”和元醮盆石柱上的“行宫”有关。只是唐人称刘渊建立的汉国为南汉比较罕见。“古人遗迹”让我想到了村口的高大夯土墙遗址。此唐代墓志,印证了所谓“刘渊行宫”可能是匈奴汉国建立或曾使用的一处军事堡垒。时光流转,堡垒逐渐湮没,祭祀刘渊的祠庙被后人称为“行宫”。

墓主王元节很可能就是四皓村人,此村落是在刘渊建立的堡垒旧址上发展起来的。考虑到此地为南匈奴活动区域,南匈奴中也有王姓,墓志中专门提到刘王营“古人遗迹犹在”,墓主所在的王氏家族为南匈奴后裔的可能性更大。

北朝中期以后,居住于陕北、晋西北的各种杂胡统称为稽胡(山胡),一说稽胡是部分匈奴人或分散的匈奴人之意。王元节夫妇生活的唐代中期,离石的稽胡人早已成为编户齐民,国家的军事力量。

此唐志比元代铭文的时代早了近六百年。距刘渊起兵的304年,时隔四百多年。如果说元代人的碑刻记载更多是追溯历史,那么唐代墓志则更为接近历史,“刘王营”原址在唐代还在,其来历为当地居民熟知。

唐代的刘王营到元代被人们认为是刘渊行宫所在,不远处的陈家塔行宫也是如此——这些地处山川险要之地的所谓“行宫”,初始职能本是军事据点。军事色彩减退,刘渊化人为神,后人的记述与最初的史实渐行渐远。

东川河谷里的刘渊行宫遗迹,是那段扑朔迷离历史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秘境隐藏在这片山川之间。

 文/图 刘勇

吕梁晚报

  相关链接
友情链接  
胡兰党建网交城新闻网吕梁公安岚县新闻网新疆网临县新闻网兴县新闻网交口新闻网吕梁市政府网黄河新闻网山西新闻网黄河新闻网运城频道华声在线中国江西网中国经济网中青网红网光明网中国日报网山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关于我们    新闻热线:0358-8497677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监督电话:13293900101    传真:0358--8497677    广告服务:0358-8497773    人员查询